用愚公移山决心修复浩瀚旧档案的,十余道手工

2019-09-23 06:29 来源:未知

图片 1

中国西藏网讯

赵慧敏所在的江苏省档案馆正在抢救一批民国档案,这些尚未公开的档案不仅纸张泛黄、破损严重,有些纸张甚至焦脆得仿佛在火上烘烤过,修复难度很大。“档案破损程度严重的,我花上一天的时间都不一定能修好一页。修复顺利的话,一天也只能做几页。”赵慧敏有点着急,“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 我们根本无法保证工作量。这么一算,我干到退休也只是九牛一毛。但必须抱着愚公移山的决心,能做多少算多少。”新华网 戚轩瑜/文 唐杨/摄

历史档案文献是人们社会实践活动的原始记录,表征着某个时段人类文明活动,具有突出的历史文化价值,做好对历史档案的保护工作格外重要。而在旧西藏,历史档案保护几乎是空白,西藏民主改革后在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和支持下,早在1959年6月,西藏就成立了文物古迹文件档案管理委员会,集中收集和保护了大量的档案典籍,西藏历史档案的保管条件得到了明显改善,管理手段也日趋科学,档案抢救修复工作也从无到有,有序开展。

图片 2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档案会发生酸化、霉变、破损等情况。”达珍说着摊平眼前待修复的档案。

在开始修复档案前,赵慧敏拿着亟待修复的单页档案去配纸,补纸的颜色需要比原档案浅一点,有所区别。选补纸有个原则:“宁浅勿深”,这批补纸正是省档案馆为民国档案量身定做的。铺膜、展平、刷浆……这一道道工序看似简单,却是个工夫活儿。赵慧敏和她的同事们现在修复的对象以民国时期的机制纸为主,机制纸纸张纤维本身就短,加上酸化严重,纸张大多呈焦脆状态。“现在的科学技术仅能做到恢复酸碱度,但是并不能做到还原纸张的拉力、耐折度、韧性等,我们修复时只能进行局部或整体加固的处理。”她说。

图片 3

图片 4

省档案馆里的同事们都叫赵慧敏“档案医生”。4年前,她在自己24岁的年纪来到了这里。“这个年纪的姑娘大多喜欢些时髦的东西,而我却喜欢跟这些古老的档案打交道。”她乐呵呵地说道,“档案修复,让我有机会直面每一段历史。档案里的点滴都是真实的客观存在,能够通过我的修复来更好地保存这些历史片段,是多么有成就感、多么让人乐在其中的事情啊。”

在西藏档案局的修复科内达珍和三位工作人员正在紧张地进行档案修复工作,或许是因为档案修复工作需要工作人员极具耐心和细心,馆内的四位工作人员都是女性。48岁的达珍从业已有31年,有着丰富的档案修复经验,达珍指着眼前朱红色的操作台说:“这是故宫博物院制作的裱糊大案,西藏档案局内所有的档案修复工作都是在这个工作台上完成的”。

图片 5

展开剩余83%

对于一些保存相对完好,只有少量破损、轻微虫蛀情况的档案,赵慧敏会采取补洞的方法,来尽量减少对原纸张的干预,防止过度保护。她伏在桌案边,小心翼翼地用补纸把洞补好,再细细地把补纸的边缘用镊子摘掉,因为档案与补纸的搭口不能超过2毫米。

根据档案的材质、破损程度,档案修复的工序和技法都有不同,一招一式极为考究。在档案修复前,修复师每次都会蘸少许水检测档案上的墨迹是否有掉色的现象,确认墨迹牢固才能使用传统手工修复方式,再根据不同的破损程度制定出相应的修复方案。眼前达珍和同事修复的文献前半部分破损较为严重而后半部分基本完整,按照保持档案历史原貌和最少干预的原则,她们将用前拓的手段来修复该文献。在修复过程中经过去污、除尘、选纸、展平、刷浆、拓裱、吸水、检查、排湿、裁剪、晾干、归档等十余道纯手工的修补过程,一件件原本破旧不堪的老旧档案被赋予了新的“生命”。

图片 6

摘边之后,档案还需要经历上托纸、排实、揭膜等工序,这还算是比较顺利的修复过程。最让赵慧敏头疼的是遇上双面档案或者已经焦脆的档案。在传统的档案修复中,很少存在双面有字的情况,但在近现代档案中却很常见。“接触到修复双面档案时,我觉得很棘手,补洞会‘留疤’。另外,焦脆的民国档案不宜泡水,不好恢复,整托就更不行了,等于报废半页档案。这时,前辈们向我隆重介绍了丝网加固技术。”赵慧敏透露。

图片 7

图为修复人员在全神贯注修复破损档案

蚕丝编织的网透明度高,不影响阅读使用,而且蚕丝含有少量的水溶性粘合剂,也保证了修复的可逆性,在微热状态下就可以使用,操作简便,容易上手。她透露,在进省档案馆之前,自己一心想去文博系统做一个高大上的文物修复师,可是来到这里后,看着前辈们对档案保护事业倾注了无数的心血,自己也慢慢觉得做一个平凡的档案修复工作者,更足以让她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一旦档案的修复工作开始,便需要修复人员全神贯注一次性修复完成,为了修复效果不能中途停工休息。”平日里达珍有可能一天都需站立工作,最少一天也要站立四到五个小时。

图片 8

西藏是我国历史档案保存最多的省份之一,西藏档案局现存档案140多个全宗,三百万件,保存了自元代到20世纪五十年代七百余年的珍贵文献。但在数百万件的馆藏档案中却有三分之一需抢救,因为劳动强度大且需长时间站立工作,西藏档案馆内的几位修复师都有不同程度的腰椎、颈椎等职业病。此外,馆藏档案绝大多数材质采用西藏当地产的藏纸,狼毒草为原材料的藏纸对眼睛、皮肤都会产生危害。不过看着破损档案重获新颜,几位修复师所有的劳累都变成了开心。

赵慧敏熟练地拿起熨斗,在温度接近70度时,将铺好的蚕丝仔细地熨烫服帖。当蚕丝与双面的民国报纸融为一体时,不仔细瞧压根儿看不出来蚕丝的踪影。“从我们馆来说,百万卷的馆藏,历史跨度超过500年,还有源源不断的新接收进馆的档案,其中要修复的不在少数。”赵慧敏认为修复档案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图片 9

图为米玛仓决

选纸的眼力、刷纸的力道、上墙的松紧……这些都靠在一次次的实践中领悟、总结。譬如上墙的时间一般要结合湿度、温度来调整,是绷紧一点还是绷松一些,在天气干燥的情况下,如果绷太紧可能会把档案绷炸,太松的话档案又不够平整。

“我的性格适合做这项工作,能从事这项传承保护民族文化的工作我很开心。”看着自己刚刚修复好的文献修复师米玛仓决很有成就感。

图片 10

其实,达珍刚开始面对这项枯燥、单调的修复工作时也有过动摇,但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促使着达珍坚持了下来。“修复好的档案不仅仅是一张完整的纸,它里面包含着民族文化和历史,能通过自己的巧手能让破烂不堪的档案续命让后代有迹可循,我觉得非常有意义”。

“档案修复这份工作的社会意义太大了。我们档案在积年累月的使用、保管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受到损坏。档案是再现历史真实面貌的原始文献,一旦损坏,它的价值就大打折扣。”赵慧敏感叹道。因此,在越是接近修复工序的尾声时,她更加仔细谨慎地用竹启子将前几天上墙的档案纸张“揭裱”下来。

图片 11

图为屏息凝神修复文献的巴桑卓嘎

据赵慧敏介绍,这些修复好的民国档案将使用机器逐页扫描,制成电子档案方便后人使用,珍贵的原始档案将被入库保存。经过扫描的原始档案,将根据原来的编排方式,由修复人员进行人工打孔,再用棉线穿孔装订,使它们焕然一新。

达珍、米玛仓决还有旁边一直屏息凝神修复文献的巴桑卓嘎是在1987年从社会统一招考进入西藏档案局,她们是西藏第一代专业档案文献修复者。专门从事档案修复工作的她们先后在中央档案馆、中国历史第一档案馆、中国历史第二档案馆、上海档案馆等地接受过专业的古籍修复培训。

图片 12

档案是历史的记录,档案修复则是对历史的“修补”。档案修复讲究的是精细,要求修复者极具耐心、细心和责任心,续写档案“生命”的工作看似平常无奇,但这些工作中积淀着经年累月淬炼而成的珍重技艺,承担着传承民族文化让后人有迹可循的重大使命。

“档案修复工作是档案工作的重要环节,我们通过清理、除霉、杀虫、托裱、加固等方式修复档案,通过仿真复制、缩微、数字化等科技手段保护档案,尽可能地保存档案、保留历史信息,以发挥档案的最大价值。”赵慧敏非常热爱自己的工作,“现在这份工作,既是我的兴趣爱好,又是专业对口,算是学以致用了。”

面对馆内数量如此庞大而价值珍贵的历史遗产,如果单单只依靠传统的手工修复技术既不能满足档案工作的发展需要,也无法跟上时代的步伐。为加快西藏历史档案的抢救修复进度,2008年西藏档案局从上海档案馆引进了现代化的纸浆补洞机。该纸浆补洞机原产自德国,上海档案馆针对西藏藏文历史档案的特殊规格和形式改进了机子性能,特制了补洞机。该纸浆补洞机不仅提高了档案的抢救数量,也符合历史档案抢救缺哪儿补哪儿的基本原理,能有效保护档案原件的信息和原貌。

图片 13

“传统的手工修复方式一天一人只能修复五件左右,使用纸浆补洞机水电正常的情况下一天能修复十几件。”达珍说,30年间我们修复了上万件的档案,其中不乏许多珍贵档案。

赵慧敏表示,希望有更多的社会个人、组织来这里捐赠档案。“我们会给这些档案很好的保护和保存,为捐赠者制作仿真复制件,捐赠者们也永久地享有优先利用这些档案的权利。”匠人老去,匠心永在,档案馆里有太多的无名英雄,一直默默地守卫着档案。作为档案修复工作的新兵,赵慧敏还在沿着前辈们的脚步继续前进。“这是我对他们精神和工作的继承,这样的传承才能让我感到不愧‘档案医生’的新称谓。”她骄傲地说道。新华网 戚轩瑜/文 唐杨/摄

保管科依苏处长缓缓铺开两幅经过几位修复师修复的珍贵档案介绍说:“九世达赖喇嘛坐床时委托进贡堪布给嘉庆皇帝上文书,这是嘉庆皇帝回给九世达赖喇嘛的敕谕,上面有满、蒙、藏三种字体”。

能成为西藏档案“续命师”中的一员,达珍、米玛仓决和巴桑卓嘎都很自豪,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们也开始担忧下一代西藏档案的修复人员的培养。边珍是达珍、米玛仓决和巴桑卓嘎的徒弟,在西藏档案局内从事档案修复工作也有12个年头。

“刚开始3年时间内,每天都在反反复复拓破旧的报纸,第一次正式参加档案修复工作时很紧张,怕不小心弄坏珍贵的档案。”边珍回忆说。

“虽然有时一天站下来腰椎、颈椎真的很难受,但自己从来没想过要放弃,想继续跟几位老师学习做好档案的修复工作。”目前破损程度并不严重的档案边珍都可以独立完成,破损程度大的在老师的协助下边珍也都可以很好地完成。

修复师们妙手回春在指尖“修补”历史,让饱经沧桑的历史档案获得“新生”,而现代的数字化管理手段则延长了档案“生命”。“数字化管理能更加有效地保护原件,也可以更加方便地进行档案的查找和调用。”保护技术处处长尼玛扎西告诉记者,为保护档案原件西藏档案局正在抓紧历史档案的数字化建设工作。

历史档案是了解历史的一个窗口,具有突出的历史文化价值,而拯救即将消失的历史资料,延长它们的寿命,让历史不断篇是达珍和其他几位修复工作人员默默奋斗三十余年的初心和动力。如今,年过半百的几位修复师都接近退休,但档案修复工作任重而道远,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希望能培养出更多专业的修复人员,有更多的专业人才和年轻力量加入到这项保护和传承民族文化的事业中,让历史有迹可循。(中国西藏网记者/王淑 贾华加)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用愚公移山决心修复浩瀚旧档案的,十余道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