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皮肤脱层渗血,药物过敏好可怕

2019-09-25 05:06 来源:未知

杭州最近高温天,朋友圈里流传着一个段子,话说一位老人被车撞倒在地后,立马就自己站了起来,因为地面太烫。当然,这只是个笑话,但你绝对想不到的是,一颗小小的药丸,竟可能比这烫人的地面杀伤力大得多。

鲁网潍坊5月7日讯 4月29日,潍坊市中医院皮肤科专家主导,多学科联合成功救治一名大疱性表皮松解坏死型药疹患,观察稳定后康复出院。历经26天紧张抢救和康复治疗,患者薛女士从生命陷入绝境到转危为安,经历了炼狱般的生命历程。同时,这一典型临床病例为我市相同医学领域的治疗建立了参考指导。

图片 1

4月3日上午,潍坊市中医院皮肤科副主任魏淑相接诊了一位女性患者。这位薛姓女士住在潍坊城区,前几天拔牙后口服抗生素,在此期间又连续两天超负荷运转照顾家中病人,全身出现红斑并伴有高热,就近治疗无好转遂来我院就诊。

日前,杭州市一医院皮肤科主任吴黎明成功抢救了一位患者,他因药物过敏全身皮肤似Ⅱ度烧伤,差点性命不保。

图片 2

28岁壮小伙吃了一颗药,皮肤过敏犹如Ⅱ度烧伤

魏淑相副主任接诊后,查体发现患者全身水肿性红斑,口腔粘膜糜烂,患者张口困难、睁眼困难并且精神萎靡不振、语声低弱。凭借多年的临床经验,魏主任断定该患者为重症药疹,极有可能发展成为大疱性表皮松解坏死型药疹。临床上该型药疹为药疹中最为严重的一型,除皮肤表现外,全身黏膜均受损,并伴有显著的内脏损害及毒血症、内脏出血等严重的并发症,死亡率高达40%以上,应当立即住院治疗。

那天,吴黎明正下基层到市一医院桐庐分院坐诊,突然接到某兄弟医院打来的急会诊电话,说有位精神分裂症患者,在吃了一种叫卡马西平的药后出现重症药疹。

魏淑相副主任详细告诉患者及其家属患者目前的情况,由于病情进展迅速,容不得半点延误,患者当即入住我科病房,果然不出预料,第2天患者背部、胸部就开始出现大疱,接着大疱越来越多,逐渐累及全身约90%以上的体表面积,患者的口腔黏膜破溃、糜烂,进食十分困难,面部、颈部、胸部、背部、臀部、双下肢大面积表皮剥脱,呈现烫伤样改变,大量渗液,疼痛难忍,并伴有高热、寒颤,随之而来的是电解质紊乱、低蛋白血症、肝功能异常、皮肤感染。魏淑相副主任再次告诉患者及其家属:患者目前已经发展成为大疱性表皮松解坏死型药疹,病情凶险,需要医生全力救治,一定要医患双方齐心协力对抗病魔。所幸,患者家属对医生非常信任,积极配合治疗。

他第一时间赶了过去。出现在他眼前的患者是个28岁的壮小伙,起了一身恐怖的红斑。详细询问病史后,多年的临床经验告诉他,这极有可能是皮肤科两大重症药疹之一的卡马西平药疹。皮损可快速累及患者所有皮肤及黏膜,经常伴发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率高达30~40%。

魏淑相副主任会同刘文景主任,带领全科医护人员,将该患者的救治作为工作重中之重。同时为患者进行多学科联合会诊,外一科毕洁亮主任、重症医学科尹庆卫主任、内分泌三科张金梅主任、心血管一科胡海玲医师、消化科郑薇薇主任、眼科朱振流主任、肾病二科刘瑞清医师等共同探讨制定了治疗方案,为患者治疗过程中出现的各种危象提供解决方法。

果然,半天时间内,患者在原红斑基础上很快出现松弛性大疱及表皮剥离,可以看见红色的糜烂面、渗液,远远看去就像Ⅱ度烧伤。口腔、唇部溃烂到无法进食,连眼睛都被黏膜粘连住,无法睁开。

范国娟主治医师作为患者的主管医师,联同王玉霞住院医师,在患者电解质紊乱、血象异常、血容量异常、血糖升高等危重之时,日夜守护,及时对症处理。在毕洁亮主任的指导下为患者清创换药;毛霞护士长带领全体护理人员,积极配合医生进行护理,并不断的安慰、鼓励患者树立信心,勇敢与病魔斗争,争取早日恢复健康。

“就算卖了房子,也要把我儿子治好。”病床边,母亲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儿子心急如焚,对医生苦苦哀求。

图片 3

最后,经在场专家商议与两家医院的沟通,决定先将小伙子转院至杭州市一医院接受专科化治疗。

第7天,患者体温开始恢复正常,双眼视物正常;第9天,患者无新起水疱,双唇出现新鲜粉嫩的皮肤……患者病情逐渐趋于好转,脱离生命危险,继续经过两周时间的治疗和观察,薛女士顺利康复出院。

皮肤溃烂严重,每次翻身都得十几个医护帮他

图片 4

入院后,吴黎明带领团队立即为这位重症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症患者,制定了治疗原则和方案。孙莉护士长所带领的护士团队则精心护理配合。由于患者大面积皮肤水疱、破溃糜烂及精分病史,大大增加了护理的难度。

在治疗过程中还出现了令人暖心的一幕。在初入院时,魏淑相副主任已了解到薛女士家庭经济困难。为此,他在科室内提出了捐款倡议,全科同事积极响应,在患者出院前将筹到的善款交付到她的手中,让其回家后继续进行调护,加强营养支持,早日完全恢复机体功能。目前患者全身皮肤粉嫩,还需注意防晒保养。

患者无法配置心电监护设备,护士只能从患者手腕部,寻找只有几厘米见方的完好皮肤,耐心数脉搏;因为手部皮肤糜烂严重,无法扎止血带,护士就在患者水疱较少的地方垫上厚的纱布,再扎上止血带进行穿刺;为了预防口腔念珠菌感染,护士更是一天多次帮他做口腔护理。

魏淑相副主任讲:回想起来,在救治过程中如履薄冰,稍有不慎患者就会有生命危险,虽然不像心肺复苏那样惊心动魄,但是这种一点点把患者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经历,让医患双方都刻骨铭心。取得这样的结果,除了皮肤科专家的努力,得益于多学科联合,患者和家属的配合。

患者因皮肤破溃疼痛不愿翻身,但被压迫处的皮肤原本愈合就慢,一直躺着不动就有可能继发感染、褥疮。因此医护人员积极给予他鼓励和协助,护头、抱腿、扶胳膊、更换床单、操作翻身床,任何一个细节都要注意,就怕弄破了皮肤上的水疱,或是弄疼了他。所以,每次帮他翻身都得有十几个医护人员在场。

为了防止感染,管床医生邓琳和在读研究生李梦华等,每天给患者换药时间都长达2~3个小时,细心的清理眼部和生殖器分泌物。

终于,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照料之下,患者的病情出现了转机,皮疹开始干瘪结痂,眼睛也逐渐能睁开,可以少量进食,大小便逐渐恢复正常,连“骂人”的力气也恢复不少,在住院23天后转院继续治疗精神疾病。

这些药物容易过敏,医生教你防范三招

吴黎明主任说,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症,是一种威胁生命的药疹。如磺胺类、巴比妥类、非类固醇抗炎药、苯妥英纳、青霉素等药物都可能引起这种病症,尤其是治疗痛风的别嘌醇引发的重症过敏在临床中最常见。

一般发病开始为疼痛性的局部红斑,接着很快蔓延,在红斑上发生松弛性大疱或表皮剥离。病人在24~72小时内发生广泛的糜烂,包括所有粘膜。此时病情极为严重,可能会因为液体和电解质失衡和多脏器合并症(如肺炎,胃肠道出血,肾小球肾炎,肝炎,感染)而导致死亡,死亡率极高。

“此类重症药疹我们每年会碰到五六例,但一旦遇上一例就得花上一两个月时间来对付。至于普通的药疹,那是皮肤科就诊患者的常见问题,住院病人中有1/4都是药疹。”吴黎明主任说。

用药治病本是件十分专业的事情,再加上,药物的过敏与个体体质差异有很大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同样的药有的人吃了把病治好了,而有的人却发生了严重的过敏。当然,同一种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吃,结果会不会过敏也可能不一样。

因此,关于安全用药这事,专家给大家提醒三招:

一是在医生的指导下用药,切莫百度看病,自己给自己开药;

二是治疗过程中要遵医嘱服药,按时按量,才能让药效达到最佳;

三是吃药后要关注自己身体上的变化,一般药物过敏的潜伏期为两周左右,但也有的如别嘌醇的潜伏期长达100天,一旦有药疹等过敏苗头要及时就医,以免延误治疗。(本报记者 何丽娜 本报通讯员 赵佳青 张颖颖)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热点,转载请注明出处:一身皮肤脱层渗血,药物过敏好可怕